戏剧歌舞 > > 正文

《赵城金藏》历沧桑——观评眉户现代戏《风云广胜寺》

2020-10-15

6月25日晚,在临汾影剧院观看了由临汾市眉户剧艺术研究中心创作演出的新编眉户现代戏《风云广胜寺》。该剧由李学忠和王景恒编剧,李学忠排导,薛天信担任音乐设计,剧中主人公力空由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一级演员潘国梁领衔主演。

全剧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在千年古刹广胜寺内,住持力空等人为保护我国的文化瑰宝《赵城金藏》,同蒋介石、阎锡山和侵华日军各方势力斡旋与抵抗,最终将《赵城金藏》成功交给共产党八路军方得保护的故事。《赵城金藏》是同《永乐大典》《四库全书》《敦煌遗书》并称国家图书馆四大镇馆之宝的历史遗存刻本,是极为珍贵的“国家宝藏”。而很可惜的是很多人对此刻本知之甚少,甚至闻所未闻。《赵城金藏》由金代潞州(今山西长治)民女崔法珍在山西、陕西等地断臂化缘创作,发现于临汾洪洞的广胜寺,由此今天我们临汾市眉户剧团创作这样一部关于《赵城金藏》的戏是十分有意义的。该剧不仅仅在眉户舞台上为我们讲述了《赵城金藏》背后这一崎岖辗转、曲折悲壮、叫人感动的故事,还为我们展示了《赵城金藏》的文化价值,同时也让我们认识到《赵城金藏》背后所蕴含着的精神价值是宝贵的、精神力量是无穷的。

“《赵城金藏》几千册,血泪著成歌!”此歌是一曲前赴后继之歌,也是一曲文化传承和保护之歌。几千卷的刻本竟是由一位民间女子凭借着断臂的血泪之躯化缘刻成,初始本就是一件中华文化史上的壮举;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这部倾注了前人血泪的珍贵遗存又饱受战火的威胁,在这时广胜寺内的一干僧人们又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民族担当扛起了这一部佛学与文脉巨作保护的大旗,作出了无愧于前人,无愧于后辈,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民族的抉择,方可为我们今天国家图书馆能够保存有《赵城金藏》而做出了历史性、关键性的贡献。同时,也为我们展现了山西这片黄土地上在抗战时期不仅仅有前线同敌方进行战斗的英勇战士,不仅有我们近年来所常常演绎的太行山的英雄母亲,更还有为延续和保护中华文脉、守护中华精神而做出贡献和牺牲的人们。抗战的胜利不仅仅是战争的胜利,更是民族的胜利,文化的胜利,民心的胜利,我们这部戏就体现了这些,体现了在抗战时期对于民族精神、民族文化的守护,体现了以保护《赵城金藏》而引发的民心所向。

全剧的舞台呈现展示了眉户剧团优秀不俗的整体演出阵容和演员实力,每个演员对角色的塑造能力都有一定水平,演唱也很精彩。最精彩的当属主人公力空的扮演者、“梅花奖”得主潘国梁,对力空住持形象的刻画入木三分,这是他在以往角色基础上的一次成功的形象塑造,他的演唱不仅把眉户戏委婉细腻、优美动听的曲调具有极高水准的演唱给了观众,还根据剧情的需要、人物的需要把唱腔中融进了些许激情、高亢的演唱色彩,而这恰恰是眉户戏所不常见或从艺术特征本质上所不突显的,而在这出戏中这样的合理融入、这样的唱腔处理被潘国梁演唱的让人感觉是协调的、合适的。整出戏的音乐风格也为对剧情的契合作出了鲜有的尝试,加入了很多给予人以紧张、振奋、悲愤、激动的视听感受,把大家带到了那个抗战时期,带到了那个保护《赵城金藏》刻不容缓、责任重大的文化认识当中,这样的成功探索也体现了眉户剧这个剧种本身的表现张力与包容性。我们常看眉户现代戏,而这部年代在抗战时期的眉户新编剧目是鲜见的,整个剧情的气氛和剧目所散发的气质与往往我们常看的眉户也有所不同,而从舞台上看这样的题材、这样的情节、这样的表演唱腔等等,并无那么多的违和感,可见这样的创作尝试、探索、寻求突破或是突破瓶颈的努力是有意义、值得肯定的。

当然,这部戏也还有很多值得深入思考和寻求进步的空间,在此略提几点建议:

一是剧中力空作为主人公、作为保护《赵城金藏》的核心人物,人物的行动事迹和魅力光环有望加强。期待力空在保护《赵城金藏》时可以有更加高超的智慧,更加果敢的勇气,更加积极的行动来展示他保护《赵城金藏》所作出的贡献,以此来更好的塑造主人公,并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影响。力空关于保护《赵城金藏》的过程,从起初面对国民党的简单地思考和直接了当的拒绝,到面对日本人的虎视眈眈,再到决定交给八路军,他在不同阶段的内心活动、真实想法,以及随着时局的步步紧逼所产生的焦虑、思考、抉择等等,思路历程比较模糊,没能有一个很清晰的思想轨迹。所以目前来看,力空这个人物还很“寡”,很“被动”,观众看到了力空其人,却距离走近力空的内心还有一定距离,较难吸引观众并让观众为此人而叹服。由此力空的心灵外化有待深入。

二是力空决定要把《赵城金藏》交给共产党八路军的理由没有充分展现,有感觉是为了讲最终交给了八路军而交给八路军。因为力空从第一场拒绝交给蒋介石、阎锡山方面时就是直接了当的,到了后边也没有过多表现力空在抉择《赵城金藏》最终要交给八路军还是蒋介石、阎锡山甚至是日本鬼子这样的对比、判断、思考过程,力空在剧中是身处于抗战时期的自我,而不是我们今天回头去看历史的编剧或观众,力空没有先见之明,也无法预知最终哪一方面军队会生存下去,当时作为国民政府的蒋介石、阎锡山方面及共产党八路军哪一个会得到更长足的发展是个未知数。所以力空为什么要选择把《赵城金藏》交给共产党?这不会是一时冲动,而是长远的思考,深入的判断所做出的决定,应当把力空做这个决定时必须要交给共产党,把只有交给共产党才是最合适的理由阐述给观众,才会让人觉得更合理,更真实,更负责任。

三是关于情节的悬念感,风云感,以及保护《赵城金藏》逐渐刻不容缓的紧张感,当时所处的战火气息气氛有待加强。戏剧性主要冲突和人物内心的主要纠结与矛盾不清晰。

四是力空俗家夫人刘慧兰死的意义、作用和在戏剧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价值有待商榷或调整。日本人在大和洋行对力空说,要么你选你的夫人,要么交出赵城金藏,这时刘慧兰选择了自我牺牲。不禁让人发问,难道日本人真的是让力空选择吗?刘慧兰死了就能让日本人放弃对《赵城金藏》的念想吗?当然不是,这仅仅是一种武力使然的威胁和恐吓,即使刘慧兰死了日本人仍然是会抓着《赵城金藏》不放的,因此刘慧兰的死也仅仅是圆了日本人打出的假命题,意义不大。而刘慧兰的死也没给力空抉择最终要把《赵城金藏》交给共产党起到坚定信念的影响作用,因为在这场戏之前力空就已经下了决断了。况且目前刘慧兰死后,日本人就放力空抱着死去的刘慧兰未加阻挡的走出大和洋行(日本人在剧中以偷悄悄跟踪力空为由),也显得比较牵强。或许可以把刘慧兰的死前置,让刘慧兰的死坚定力空要把《赵城金藏》赶快交到八路军的手中以保安全,这或是一种选择。总之,既然我们设定这个人物牺牲,最好能让他在戏的情节发展中发挥出价值和作用了,这样才不至于白死,才会有意义。另外力空作为出家僧人且广胜寺主持,在剧中如此渲染力空和原来夫人的情感也有待商榷。

五是同样作为二战区的翟参谋和潜伏入广胜寺的秋菊,在最后的反差较大,他们都是阎锡山派来的,一明一暗,而一个是掏出了手枪开始了明面上的抢夺,而又一个则又说只要《赵城金藏》还在二战区范围内就行,意志不太统一,或可调整。日本人藤方远和二战区派来的秋菊起初都以潜伏打入广胜寺的人物铺排来设定,两个角色采取同样重复的手段,或可有所区别。这两个人物潜伏时就没有交代给观众,也致后来人物身份的突然明朗会显得突兀,没有铺垫。或可将两个人物的真实身份起初就交待给观众,这样观众也能会对接下来的情节和这两个人物的行为更加关注,有悬念感。秋菊这个人物设置为日本人或更加合适。

以上意见和建议供参详。

总之从当前来看,眉户剧《风云广胜寺》已经取得了不错的舞台艺术效果,值得祝贺,让人欣喜。衷心的希望这部戏在未来能有更精彩的呈现,能够有更大变化的突破,能够成为眉户舞台上的一部精品力作,以期走的更远,同时也能将《赵城金藏》的价值、精神及背后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讲述展现给更多的人。


游记 https://www.youjiw.cn
-

-

相关阅读

dchenyaoqiang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