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歌舞 > > 正文

没有舞蹈基础的人,也可以参与现代舞

2020-07-30

  广州周每年吸引顶尖艺术家献艺,俨然成为广州国际艺术名片。2008年7月20日到26日,对全国的迷来说是特殊的一周,因国际化视野和水准在圈内颇有赞誉的广州周正在上演。《三姊妹》、《女书》、《非常》、《冰火两重天》、《无以名状》、《实验》,来自中国、日本、美国、法国的者为观众献上了一场场世界最前沿、奇特的舞蹈体验。每晚,在剧场门口,都会看到一道奇特的景观,各种肤色、说着各种语言的人集聚一堂,只为“舞”而来。作为国内外爱好者的艺术盛事,广州周每年吸引着国内外顶尖艺术家荟萃广州同台献艺,更吸引着诸多爱好者云集羊城,周俨然成了广州的一张独特的国际名片。

  为了进一步了解周这个冉冉上升的艺术舞台,广州日报记者专访了广州周的节目总监制邝为立先生。

  人气聚集的国际艺术名片 顶级名家参加演出

  说起广州周与广州的缘分,还得从2003年的SARS说起。在2003年之前,邝为立一直活跃在北京,在他和曹诚渊的策划下,北京展演从1999年就开始出现。到了2003年,由于SARS的缘故,北京展演被取消。当年,广东政府有意打造文化名城,主动联系邝为立,希望把周搬到广州。于是,第一届广州周在2004年成行,至今已举办到第五届。今年的广州周首次由“五一”黄金周移至七月暑假期间,并且把时间由五天扩展到七天。

  周移师广州前,邝为立会邀请一些国内的顶级舞蹈名家在展演上表演,、这些名家都曾参加过演出。对于这样体制内的演员来说,当时走到哪儿都让她跳孔雀舞,难得有机会出演,而在展演的舞台上,她却可以在一个没有压力的平台上自由发挥。

  从最初至今,邝为立一直坚持邀请国际上最新概念的、顶尖的团,而非出于商业目的的演出。“坚决不请草根团。”邝为立口气坚定。新、奇、特始终是他坚持的方向,如此落力,只为保持国际一流的水准。“如今,国内搞的没有不知道周的。去北京都找不到这样的观众。”邝为立非常自豪地说。

  一个邀请谈了五年

  尽管广州周在国内外已颇有口碑,但办了5届,邝为立最发愁的依然是“钱”。这种捉襟见肘的状况从起步之初就开始了。“我找每个艺术家,首先都会告诉他们我没钱。”邝为立两手一摊,坦白地说。“基本每年都是从零开始。”

  据邝总监透露,在刚起步的两三年,这个项目一直在亏损,直到去年才算收支平衡。所以,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约成本,他每次都向受邀请方坦白,主办方是没有能力支付他们的演出费,仅能想办法解决演员的基本食住问题。受邀方只能自己找当地政府、基金会或者航空公司赞助路费。有的舞团因为找不到赞助,一直未能成行。今年参展的日本塔罗乌玛部落舞团是邝为立接洽了3年才成行。

  但是为了保持一流的水准,吸引真正热爱的诸多拥趸,邝为立在经济的窘境中依然坚持专门找不太一样的团来。“这与普通的商演不同,不注重像百老汇那样的卖点。”他说。每年,他手里都有几十台节目做选择,然后花一年时间进行选择和讨价还价。

  如今的周的国际性和聚集的人气,已经俨然一张广州国际艺术名片。

  演出充满实验性

  多国赴一周舞蹈之约

  广州周从2004年开始,至今已经是第五届了。这一届的蹈周,在一周时间内,从早晨9时到晚上10时,一天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有以培训、交流为目的的“大师班”、“舞蹈吹水堂”、“国际舞蹈营”和“青年舞展”,也有以观摩为主的“另类平台”、“专业观摩”,但为大众所知的仅仅是每晚上演的“专业观摩”的演出。

  在周演出现场,会看到很多外国人。虽然只有短短一周时间,周的魅力却汇聚了来自数个国家数百名爱好者。仅参与“观摩演出”的专业演员就有140人,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美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意大利、荷兰等国家,其中仅有40位中国演员。参加“国家舞蹈营”的有120人,大部分是来自澳大利亚、美国以及我国香港地区舞蹈学校的学生。参加“青年舞展”交流人数多达400人,大家进行交流切磋的舞蹈作品超过60个。来自各国的者,无论是大师还是爱好者,在周都尽情分享着肢体表达的欢愉。  

  追求人类肢体极限

  为了筹备每一届周,邝为立手里常常同时“攥着”全世界几十台节目以备选择。他的标准无他,仅三个字:新、奇、特。他力求在周展现当今国际蹈的最新发展趋向。而这样的实验性的、前沿性的作品,有时并非那么“好看”,和有市场。“我就常常选那些不那么‘好卖\\’的东西。”邝为立说。于是在历时一周的节目中,观众可谓开了眼界,来自数个国家、数种形式的让人感觉新鲜又新奇。

  今年的周专业舞团观摩演出的节目就非常“新、奇、特”,6台节目来自四个国家和地区,且“师出名门”。第一场是日本名为塔罗乌玛部落的团的《三姊妹》,这个剧团1982年由日本前卫剧场大师小池博史创办,追求人类“肢体的极限”以及“声音的极限”,是享誉世界的日本先锋舞蹈团,荟萃了日本舞蹈界、音乐界、设计界、美术界及戏剧界的人才。

  周第二天是来自我国香港城市蹈团的《女书》,它以湖南省永江县独特的只传女不传男的文字――女书为基点展开联想,从古至今,用舞蹈的语汇书写编舞者黎海宁对女性处境的思索。这出分为14场的舞蹈每一场的布景都有一块大屏幕,屏幕上出现一些字幕配合前台舞者的舞蹈,像是为每场戏加上的注脚,为舞蹈增加了深入思考的维度。形式大胆而新鲜。据介绍,《女书》这出舞蹈在香港首演后即夺得“香港舞蹈年奖”。

  对话广东周节目总监邝为立――

  没有舞蹈基础的人,也可以参与

  记者:你如何去定义呢?

  邝为立:主要是和古典舞相区分的概念。与相比,要表现的题材是现代人的情感和节奏。另外,与现代话剧相比,没有人物的对话,舞台上没有旁白,观众要自己联系舞台上的每一件道具和舞者的一呼一吸、一举一动去思考。演员的身体语言是整个表演的核心,甚至可以说和现代话剧的区别就是不是用语言来表达,而是用身体说话。

  记者:是否没有舞蹈基础的人只要爱好也可以参与周的训练营?

  邝为立:是的。演员要学会的是如何用身体表达想法。技巧只是参考。用什么方法思考就可以用什么样的身体语言表达。现在的表达方式非常多样,舞台上的道具也可以参与表达。重要的是用身体说话。

  想办现代戏剧节

  记者:周的未来发展方向是什么?

  邝为立:我们想举办现代戏剧节,会尝试吸引爱好戏剧的观众也来看我们的演出。这次演出有话剧观众来团购演出票,因为会用很多新鲜的元素,这些元素对于话剧来说是可以借鉴的。

  失小利,造大品牌

  记者:既然你提到至今没有一届周有盈利,为什么亏本的生意你愿意做呢?

  邝为立:看的角度不同吧。坚持做这个项目是有两个主要目的。第一个是通过推广这个项目,打造一个供爱好者交流的有品位的平台,第二个是让国内的艺术与国际接轨,促进国内外的交流。现在,这两个目标都基本实现了。广州周蜚声国际,每年举行时都是圈子的盛事,也为广州树立了这样一个文化品牌,从这个角度看,我觉得不是亏而是值!钱可以从其他项目赚回来。不过如果政府能够给予更多支持,我们会做得更大更好。

-

-

相关阅读

dchenyaoqiang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