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资讯 > > 正文

4G发牌仍存悬念 制式选择有新争议

2020-10-13

“4G牌照估计今年可以下来。”这是全国人大代表、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两会”期间透露的信息,也成为了近两周来通信业内最热门的话题。然而,随着牌照落地的时间逐步清晰,业内关注的焦点却逐步转移到了4G发牌究竟应该选择何种制式的问题上。近日,通信行业的专家李进良和丁守谦发出的呼吁:“三大运营商都应发放TD-LTE牌照,以扶持自主知识产权的4G产业发展。”更是引发行业内外的激辩,制式之争也由此成为了4G发牌的最大悬念。

TD-LTE,或者FDD LTE

基于种种历史原因,中国的3G发展呈现出了三足鼎立的“独特”局面,这种独特性不仅在三大运营商各自运营一张3G网络,还在于三张3G网络采用了三种完全不同的技术制式。中国移动承建自主知识产权的TD-SCDMA、中国联通采用最为成熟的WCDMA,中国电信运营CDMA EVDO——这种现有的3G制式“混乱”的状况为4G发牌留下了太多的想象空间。

因此,在4G发牌消息开始传出以来,坊间就流传着各种不同的发牌版本——从2家FDD-LTE运营商、2家TD-LTE运营商、3家TD-LTE运营商到各种混合组网牌照,都有人提出。目前各种观点中较主流的是,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获得TD-LTE牌照,而中国联通运营FDD网络。从工信部的频谱规划中,这种猜测似乎比较合理。去年下半年,工信部将2.6GHz频段的2500-2690Hz全部划归TD频谱,再加上此前已经分配的100MHz,使得TD-LTE可使用的无线频率资源达到290MHz。而在此之后,工信部又明确120MHz频谱用于FDD频率,这基本确定了我国4G制式将主要在TD-LTE和FDD LTE之间选择的格局。

然而,究竟是选择TD-LTE,还是TD-LTE、FDD混合发牌,业内仍然存在很大争议。对此,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教授李进良直言“中国4G应走上华夏一统的复兴之路。”他认为在网络商用方面,TD-LTE大约落后FDD两年左右,而终端芯片就差距更大。如果最终决定给运营商发布TD-LTE+FDD的混合牌照,则TD-LTE发展形势将发生极大的逆转,网络部署与业务商用必一边倒向FDD,TD-LTE很难在短期内快速成为事实上的国际主流技术,政府与企业多年来自主创新的努力成果都将付之东流。因此,李进良建议,应给三家运营商都发放TD-LTE牌照,必将刺激国内和国际制造商加大投入,使TD产业市场快速发展壮大,进而推动TD-LTE市场的国际化发展。

12

但对此看法,也有专家坚决反对。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则就表示,无论是从技术沿革上讲,还是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讲,“逼迫”运营商都选择TD-LTE是不合理的。他表示,从技术角度看,电信和联通的现有3G网络和TD-LTE并不是兼容性升级,未来投入必然巨大,而且网络运营也存在众多困难,而从经济角度看,对于经济实力较弱的联通、电信,目前的3G投资还没有开始实现回报,就要重新投入兴建TD-LTE,也将是不能承受之重。

升级4G“性价比”太低?

在就4G发牌究竟应该采用何种牌照制式的问题之外,有关4G发牌是否应该抢在今年内完成的问题也随着业内争辩的加剧而被重新提了出来。“国内的3G发牌太晚,4G发牌太早。”北京邮电大学教授王立新表示,当初因为要等TD-SCDMA成熟起来,国内3G上马的时间比发达国家晚了很多年。而现在,3G业务才开展四年,投资成本还未收回,又急匆匆地上马4G,“原先以为3G业务运营8-9年后才推4G,现在一半时间都没到。”从资本回报的角度来说,这显然是得不偿失。

对此看法,部分运营商也颇为认同。相对于中国移动大力宣传推广4G概念的做法,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其实一直都对4G表现得并不是过于热衷。虽然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在此次两会期间提出了“希望国家尽快明确4G政策,尽快发放牌照”的说法,但在去年底他同样也曾表达过“目前谈论4G技术言之尚早”的意见,可见其态度并不具有一贯性。对于这种态度的转变,飞象网CEO项立刚分析应该是中国联通担心“如果拖了太久,被强行发放TD-LTE牌照”。事实上,常小兵也的确在两会有关4G发牌的采访中提到了“希望国家能够让运营商做出选择”的说法,可见,联通对其被迫采用TD-LTE制式的担忧。广东联通有关人士也对记者表示,虽然此前没有大肆宣传,但过去几年联通也一直在进行4G方面的试验,从技术来看,FDD LTE更适合目前联通的WCDMA网络平滑升级。“但即使这样,其实也没必要这么快升级到4G,因为WCDMA本身还有很多升级的空间,就速率而言,高版本的WCDMA也并不比低版本的4G要差。”据该人士介绍,目前海外的4G大部分还只能提供150Mbps的上网速率,但联通采用的WCDMA再升级到最新的HSPA版本后也能达到84Mbps的水平,两者相差并不大。

更加关键的是,“WCDMA升级到HSPA的成本主要是软件和后台系统,属于优化补充性质,要比4G重新建网省钱得多,这样才有利于我们将用户的流量资费降下来,而对于用户来说,目前3G的网络已经足够快了,反而是上网资费才是最大负担。”该联通人士表示,目前有关4G的讨论其实已经有些偏离用户利益考量,更多的是国家战略推动,“所以更多的还是要看政策面,如果确定下来了,无论是FDD还是TD-LTE,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上的。”

12
CPL广告联盟 https://www.91taojin.com
-

-

相关阅读

dchenyaoqiang资讯网